20150602  

 

 

難以想像這樣的你曾讓詩人沉沉醉在懷裡。

難以想像這樣的你只是一塊不再熱的岩石,
漠然地與人世拉鋸。

今晚你張狂了,

如一窪最濃的酸在墨色大理石上,最白的沫便溢滿而濺;

大概也像依卡洛斯臨終見到的亮,熔了妄想的蠟,

點點滴滴淌過了三十八萬公里,

流經詩人的牢騷、

科學的壯志,

最後只固著成凝望與被凝望。

 

——殷爵

創作者介紹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