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臨者I 無CP 純劇情推展

這是珍萼成為審判小騎士後第五天所發生的事。

 

那天上午安排的是性格養成課程,珍萼跟著他的老師,也就是現役的審判騎士長走在通往祈禱室區的走廊上,途經聖殿大門時聽到似乎有騷動發生。

 

一個髮鬚都摻入灰白的聖騎士正在跟門口守衛交涉,他身旁站著一位看起來年紀比珍萼略大的見習小騎士,兩人都一身風塵僕僕,且從服色看來似乎並不是直屬聖殿者,站在穿著光鮮的聖殿守衛面前更多了幾分粗鄙不潔。

 

「這不是徵選才剛過五天嗎?就不能通融一下進行補試嗎?」

 

那名看來應該是來自地方神殿的低階聖騎士用著無視場合的粗嗓音量質問,而守衛的聖騎士則展現出身為聖殿門面應有的高超專業素養,硬是讓人看不出他有半分不耐的有禮表情,反而還以對年長者的尊敬語氣應對。

 

「這種事哪是說能就能辦到的呢?徵選已經結束了,還是請您回去吧。」

 

「我知道這的確是有點為難長官,不過我還聽說,這次選上的孩子才七歲而已不是嗎?我帶來的孩子正好是最適合的十歲哪,而且不論是筆試或者劍術一定都能拿到好成績,看到他也許騎士長也會重新考慮,拜託長官至少幫我通報一下吧。」

 

這話聽在剛好就是七歲的珍萼耳裡那真不是能聽聽就算的,原本走著的步子不知覺地停了下來,領在前方的審判騎士也側過身看向大門。珍萼注意到那名見習騎士有著一頭黑髮,眼瞳的顏色雖遠遠看去不甚清,但應該也是深色的。

 

該不會…

 

門口的守衛還在耐心推辭,又聽那低階聖騎士說道:「不然這樣吧,讓我直接面見審判長吧。」

 

就是那個該不會!

 

「徵選已經結束了,也不會舉辦補試,就算將來更換人選也不會考慮連報名都沒有的人。」

飽含威嚴的低重音從門內傳出,打斷還想遊說,差點就要說到是不是需要用金錢賄賂的低階聖騎士。

 

向門後望去,從陰影處走出的正是聖殿的審判騎士長。

 

第三十八代的審判騎士長一站出來,就連那不會看場合自顧自說得熱絡的低階聖騎士都不禁噎了一噎,現場氣氛立馬凝默了起來。

 

倒是門口守衛的那名聖騎士先回過神來,恭敬向審判行了騎士禮,「審判騎士長。」

 

那名低階聖騎士還在目瞪口呆,直到看到也靠了過來的珍萼,才帶著好像可以觸摸得到的尷尬,急急忙忙向審判低頭行禮。

 

…那名見習小騎士卻沒有絲毫反應。

 

距離靠近後,珍萼可以清楚看到那名見習小騎士的瞳色,果然也是黑色的,不知是不是光線的問題,右眼看起來比左眼淡了些,但比起他的態度,這可不是什麼問題。

 

他就是靜靜站在那裡,雙眼是睜開的沒錯,但目光卻讓人不能確定他究竟聚焦在何處,最怪異的是,他對周遭正進行的,明明並非常態的情況卻沒有半分反應,甚至連他那位令人敬畏的老師,一出現必定會吸引住眾人眼光的審判騎士長站出來時,他連眉角都沒動一下,漠視一切的態度近乎不可思議。

 

…難不成是大白天站著發白日夢了?

 

至此珍萼對這個「意圖篡位者」的第一印象可說是非常糟了,若不是這幾天的性格養成課程還算有幾分效果,只怕他已經越過自家老師,對著那名見習騎士出聲指責。

 

當然等不到他發作,見習騎士的頭已經被同行的低階聖騎士深深壓下,權作一個行禮。

 

「今天能夠得見審判長一面,真是榮幸之至!屬下名叫麥菲斯,來自國境邱拉地區的支殿。我身邊這位是見習騎士維尼特,一同向您問安!」

 

在審判騎士長的威嚴面前,就連最狂妄的罪人都會收斂,自稱麥菲斯的低階聖騎士就更不用說了,直到方才都還在歡唱的油嘴滑舌如今都收拾得乾乾淨淨。

 

審判聽到這番自我介紹後微微頷首,腦中飛快思索邱拉的地理位置。該地位在忘響國的邊境,是塊真實意義上的不毛之地,人口不多,信徒更少,所以雖然佔地不小,卻只有一個支殿被設在那裡,印象中現在是一名退休下來的聖騎士充當長老在管理著。

 

「麥菲斯嗎?有關十二聖騎士的甄選…」

 

「是!既然審判長都親口向我等宣揚光明神的紀律了,那屬下自然也不敢再心存僥倖!」

 

「無禮的傢伙!」真是死性不改!竟然打斷老師的發言!

 

「珍萼!」審判騎士制止地低喝。

 

「真餓?…噗!」麥菲斯迅速地抬手把自己的嘴捂住,但還是漏出了可疑的氣音。

 

「你!」審判小騎士現在滿心有著咬人的念頭了。

 

「抱歉!請恕屬下失禮!嗤…咳嗯!」

 

審判聽著身旁的學生發出非常大的磨牙聲,深深嘆息了,即使他真正想嘆氣的對象(罪魁禍首)現在並不在這裡。

 

「你能理解就好,那麼這事情就到此為止,你們也快回邱拉吧。」

 

「這……」出乎意料之外,麥菲斯卻是一臉猶豫,「要趕快回去這點恐怕有些困難,因為屬下帶的旅費並不足以供我跟維尼特回到邱拉…」

 

「………」審判騎士長面無表情,如果這世上有能夠判斷出他正在想什麼的人存在,此時此刻也不在此地。

 

「原本以為這孩子一定能選上啊…而且,支殿的收入一向不是很充裕…」

 

「………」

 

拜託你了!閉嘴吧!被夾在兩者間的守衛聖騎士在心中哀嚎著。

 

「屬下知道以這等繁瑣雜事萬萬不該打擾審判長,但是屬下等在王都人生地不熟……」

 

深怕事態發展往更尷尬的方向全速前進的守衛接過話頭道:「那個…麥菲斯兄弟,這樣吧,我聽說最近任務非常多,尤其教皇決定出兵討伐奧茨山區的山賊,導致聖騎士弟兄有些人手不足,不如您就前往神殿去詢問看看…」

這聽著有點像是光明神殿成了冒險者協會了。

 

「啊,真是個好主意!長官果然不愧是光明神座下的聖騎士啊!」

 

難道你自己就不是嗎?「哪裡,既然決定了就趕快去報到與準備吧。」守衛苦笑著,「這批山賊怕不是普通反起的民眾,當地的駐兵死傷許多,卻連他們的一個據點都沒收復,王室這才向神殿求援了。」

 

「什麼!這麼危險?那可怎麼辦,我的劍術不好啊!」

 

「也不一定要接前線的任務…」

 

「啊,對呀!還有維尼特嘛!有維尼特在的話就不用擔心了!」

 

打斷了守衛的話,麥菲斯一臉開心地拍了拍身旁的見習騎士。審判騎士見狀微微地皺了皺眉,打量的眼光落在見習小騎士身上,腰間的確掛了一柄為配合兒童身高而改制的雙手劍…

 

「維尼特雖然才十歲,但是卻有能打倒大人的實力。」

 

正思量間,麥菲斯的聲音又響起,是見面以來最沉穩的語氣,這種語氣讓人感到有種得先靜下來聽他說話的必要。

 

「我和長老大人都覺得讓他埋沒在我們那種偏僻鄉下真是太可惜了…這樣吧,審判長,我也不怕讓您再更覺得我煩了,如果這次任務維尼特能拿到好戰果的話,是不是能拜託您推薦維尼特進聖殿見習呢?當然,不是審判小騎士也無所謂。」

 

審判正打算要開口時,突然插入一道帶著笑意的聲音:

 

「好啊,如果這個實習小騎士真的在任務中取得了好成績的話,那就由太陽我來推薦他進聖殿吧。」

 

燦爛的金髮,深邃的寶藍色雙眼,彷彿將神蹟具現化般高貴的容貌,與那優雅又熨貼人心的親切笑容…

 

「太陽…」

 

看到來人,審判喚了一聲,同時間,那名見習小騎士突然踏前一步擋到麥菲斯的前方,流利地移手握住劍柄,擺出立刻就能拔劍的架勢。

 

面對的正是現役的聖殿之首,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長。

 

「作什麼!」

 

「小兄弟,不得無禮!」

 

「維尼特?」

 

彷若未聞耳邊的制止聲,雖然依舊面無表情,名叫維尼特的見習小騎士目光堅定異常地死死盯著眼前的太陽騎士。

 

「…唉呀,太陽應該不曾與這位小騎士見過面吧,為何要對太陽擺出如此警戒的姿態呢?還是太陽在無意中作過什麼拂逆光明神旨意的事情,要藉由小兄弟來告知呢?」

 

「………」

 

(單方面的)對峙並沒有持續很久,維尼特慢慢收回目光,然後若無其事地退回原位,再次回到那副放空的死樣子。

 

「…誤會嗎?真難得啊,維尼特。」麥菲斯看了看太陽騎士,又看回維尼特,喃喃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更子規 的頭像
三更子規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