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討軍出發後五天就進入了山區,雖然還不用拿出當年整塊大陸找太陽騎士的行軍速度,但因為皇家騎士已經在前線折了不少人,故聖殿騎士團還是用盡可能的速度趕往戰區。

 

而自從聖殿騎士與皇家騎士匯流並且紮營後,維尼特就再沒機會踏出營地一步,整天就是克盡見習騎士的責任,說白了就是個侍從兵,幫忙跑腿打雜,再不然就是放空發呆,對此麥菲斯有機會就會碎碎念一陣,但都只在只有兩人時的場合才發作,維尼特則還是那付什麼都無所謂的樣子。

 

然而戰況似乎還是會在人的漠不關心之外自顧自升溫,等到維尼特回過神來時,麥菲斯竟然已經被派出營三天,得知這件事的瞬間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

 

他是知道麥菲斯的打算的,那位大叔的劍術比起他的油嘴滑舌,總讓人懷疑他怎麼會走上聖騎士這條職業路途。儘管帶個十歲的孩子上戰場在旁人眼裡是多麼欠缺常識的行為,但到了需要拿劍戰鬥的場合,整個邱拉區域的人們都不能否認維尼特要比麥菲斯可靠多了!

 

一旦「清醒」過來,就發現整個營地的氣氛肅凝異常。

 

行走各帳間的士兵幾天前就這麼神色緊張且匆忙了嗎?從校場的操練聲傳來的殺意尖銳到幾乎可以觸摸;還有站崗與巡邏的守衛眉宇間瞪向他的眼神彷彿可以刮下人一層皮…是什麼事讓信奉光明神的聖騎士們一個個都變成了藏不住鋒芒、隨時準備好要舔舐敵人血液的利劍?

 

這種決意維尼特其實並不陌生,在時常有不死生物威脅的邱拉,不少士兵都有這種在經過生死存亡的篩選後才會有的鐵血氣息,或者說是陰霾會更恰當。但是大部分來自王都的聖騎士們身上是找不到這種影子的。他們通常人員充足,有著會顧惜他們性命並且優秀足以委付信賴的指揮官,他們被教導以信仰安撫民眾與用團隊合作擊倒敵人是同等重要的事情…

 

但怎麼現在眼前所見像是要翻覆他之前用兩天時間在聖殿觀察到的所有心得?

 

疑惑的思緒帶著腳步抵達主營帳外。

 

 

早在王室正式向光明神殿求援出兵之前,神殿高層就已經嗅到不尋常的氣味。

 

不過一群據守山區的山賊,數量了不起幾百人,再怎麼逞兇鬥狠,竟然能讓受過正式訓練的皇家騎士付出慘重傷亡還是久攻不下,簡直豈有此理。就算在山賊團裡的確有魔法師在的跡象,但圍困了那麼久也早該糧援盡絕了。

 

研究過幾次交戰的情形,任何一個稍具作戰經驗的指揮官都能明確指出:這是一支經過高強度訓練的軍隊。而要打造出這樣的軍隊決不是一般民間勢力或者冒險者有能力辦到的,再加上異常有餘裕的後勤續戰力,地點選的偏偏還是忘響國的舊王都奧茨,這其中如果沒有政治因素摻雜進去,那不死巫妖都能唱出光明神曲了。

 

太複雜的事情烈火不想去瞭解,必要知道的資訊太陽都已經告訴他了,剩下的太陽會處理。反正眼前有戰,就取得勝利;眼前有敵,便全數制服,然後收工回神殿。

 

甫交戰時,抗性高而且連同作戰默契高超的聖騎們可以說是佔盡了上風,敵人雖然很強還佔了地利,但是這批烈火騎士親領的聖騎士精銳更加不可小覷,打得山賊灰頭土臉,各個據點預先留下的魔法陣與陷阱一遇到聖騎士都無法造成什麼效果。

 

征討軍摧枯拉朽般,在五日內連下數寨,戰線一口氣便往山更深處推進。

 

與這樣發展相應的便是補給線不得不拉長,派出去護衛糧草的人手也增加不少,其中一支隊伍卻在三天前從本營出發後就不知所蹤。遺失的補給雖不算多,但是光整整一隊十五人竟毫無線索地人間蒸發這點,就足以讓好不容易提振起來的士氣又陷入恐慌。

 

之後,本營來了一位自稱代表山賊團的使者送來要求停戰的訊息。留在本營的烈火小隊副隊長在接見使者後,立刻派人全速將使者帶來的消息轉達給親自領軍上山的烈火騎士。

 

使者傳達的訊息:其一,人質一共十五人目前全數存活,但不保證這情況能維持多久;其二,若要人質生命安全,從即刻起停止一切攻擊;其三,在維持第二個條件的同時,明日日落前,請領軍的烈火騎士親自到大寨與首領會晤。

 

「還有一件事…隊長…」

 

被派來傳話的烈火小隊隊員,看到自家隊長發了一通火後,還是好恐怖的臉色,深深猶豫要不要把接下去的話說完。

 

「還有什麼快說!」

 

「您、您交代要看好的那個實習小騎士跑掉了……」

 

烈火一愣,差點想不起實習小騎士說的是誰,一會兒才問:「怎麼跑掉的?」

 

「好像是在副隊長對屬下下令時,那孩子在帳篷外不知聽到了什麼,就突然衝出營區了…」

 

「……」這下烈火騎士愣得更嚴重了,「被俘虜的人裡是不是有個地方神殿的低階聖騎士?」

 

「欸?」

 

「算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混帳!」吼完重重拍了下桌子,驚得那小隊員肩膀都聳了一跳。

 

跟太陽和大家原本擬定的計畫已經被全盤打亂了,不論是討伐還是邱拉神殿的事情。烈火騎士在心中催促自己冷靜下來,想想光明神的眷顧依舊與自己同在,在一起的還有自己帶來的聖騎士兄弟們。眼前面臨的也不是什麼瀕臨絕望的困境,只是需要他冷靜的頭腦去找出解決的方法。

 

他可是光明神的十二聖騎士。

 

「膽敢挑釁光明神殿和十二聖騎士,就做好付出代價的覺悟吧!」

 

烈火露出一個不太像是他會有的冷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更子規 的頭像
三更子規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