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尼特在離糧道沒多遠的樹叢裡找到了麥菲斯總是寶貝地戴著的墜鍊,銅綠色的葉子形狀,連鍊子的部份也早已褪色,若不是平日看慣了這條墜鍊還真有可能錯過。

 

不過這就表示,麥菲斯果然也被俘虜了。

 

「……」

 

到底臨行前跟長老保證會好好照顧人的是哪位啊?

 

更懊惱的是剛剛啥都不管不顧地衝出營地的時候,竟然完全沒想到自己並不知道山賊究竟把俘虜關在哪裡,連他們的據點位置都一無所知。想救人,難道要把整座山都翻過嗎?

 

正想不到下一步該怎麼走,從樹林裡忽然傳出人的腳步聲,腦子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人已經迅速地爬上最近的樹上摒住氣息。

 

一個山賊團成員打扮的男人走了過來…不,不能稱「那東西」為人。

 

維尼特有個與生俱來的天賦,也是因為這個天賦觸發了之後在鄉親間得到的所有重視——單憑肉眼所見便能識破魔法造成的種族外貌改變——如果只是單純改變外表的魔法效果那就看不出來,但要是明明是精靈卻偽裝成人類,或者,如眼前這個山賊,明明是個死人卻偽裝成活人,在他眼裡真相就一覽無遺。

 

死人沒有氣息,難怪被欺到這麼近處維尼特才聽到腳步聲,只來得及爬上最近的樹。

 

透過枝葉隙縫,維尼特觀察著那個不死生物。

 

這麼細緻的變身相當少見,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要說奇特的地方,也就是「那東西」的手指上竟然戴了一個蝴蝶結形狀的指輪,與它的形象相配,實在是不只一點點的不搭調而已。

 

「那東西」在樹下摸索了一陣,好像在找什麼,最後終於在一塊地上蹲下來,接著伸出手懸空在地上拂過,動作帶起奇異的風吹開塵沙,露出一個徑一米的圓形魔法陣。

 

「呵…」

 

維尼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那東西」看著魔法陣竟然輕笑出聲,不死生物有情緒嗎?

 

山賊打扮的不死生物朝那魔法陣注入黑暗氣息,魔法陣經催動後開始流轉出難以言喻的光紋。「那東西」又微微抬手,增加凝聚來的黑暗氣息,卻在正要施力時突然動作一滯。

 

「別動。」

 

「……」

 

「那東西」垂下視線,映入混濁雙眼中的是面正閃耀著聖光的利鋒。

 

維尼特冷著聲道:「敢動的話,就向聖光奉獻你的頭顱吧,就算是不死生物,沒了頭應該也是很困擾的。」

 

反手持劍的右手看似十分穩健,但其實在不死生物的背後,維尼特額上早就冷汗涔涔。

 

也許還是太冒險了,如果眼前的不死生物沒有足夠智能理解何謂「威脅」的話,那麼有危險的反而就是他這一方!

 

幸好「那東西」聽了維尼特的話後就不再有動作。

 

——賭對了!

 

「現在,回答我的問題,被你們俘虜的聖騎士們都在哪裡?」

 

「在首領所在的大寨裡。」

 

看來的確是個相當高明的變身魔法,不只是外表,連聲音都跟常人沒有兩樣。

 

「大寨在哪裡?那些人又被關在那個大寨的什麼地方?」

 

「……」

 

「說!」隨著語落,劍鋒有沒有遲疑地迫近不死生物的頸項!

 

同時間,近處又響起窸窣的腳步聲。

 

維尼特驚駭地轉頭看去,卻沒想右手突然被一個力道一帶,天地就翻轉了過來,他的後腦毫無防備地撞上地面,整個人吃痛地倒抽一口氣。

 

「我直接帶你去吧。」

 

耳畔響起不祥的輕語。

 

「嗚!」手臂被粗魯的力道反折向上,維尼特不禁哀鳴了一聲。

 

制伏與被制伏的立場顛倒了。

 

「偵察完就快回去向吾主報告…你在做什麼?」

 

另一道聲音傳來,是後來腳步聲的主人,維尼特從痛得瞇緊的眼角餘光中看到,又是一個偽裝成活人的不死生物!

 

「…正要回去了,剛好抓到一隻小貓…聖騎士養的貓。」

 

另個不死生物表情空洞地看向這裡,歪了歪頭,「吾主不需要更多人質了,直接解決掉。」

 

「不,比起成年人,小孩子更有作人質的價值。」手下再一個用力讓猛烈掙扎的維尼特不得不安份些,同時獰笑道。

 

「……吾主沒有准許過。」另一個不死生物還是茫然地申告。

 

「那就由我去向吾主請示吧。」

 

「吾主……」

 

傳來的話語未完,戴著戒指的那個不死生物便不耐地揮揮手,接下來維尼特只能看見魔法陣發出強烈的眩目光芒,包圍住自己與「那東西」。

 

眼前的景物消失前,維尼特聽到了「那東西」的自言自語:

 

「真是…派不死軍團長去作山賊就剛好混進一窩不死族…那傢伙運氣『好』到跟他的身份一樣極端……」

 

「……?」

 

來不及思索是什麼意思,意識裡的世界就飛快地迎來了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更子規 的頭像
三更子規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