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篝火】

「嗯哼…既然不好吃,わっち就帶走了。

雖然看不到任何可能對話的對象,但是那個人的態度自然到讓人覺得那片空氣中的確是有著能以言語溝通的存在沒錯。

站在賽希利安面前的那個人全身披著旅行斗篷,連臉都被遮住,只能從那沙啞磁性的聲線判斷,是名女子的可能性大一點。

「妳要帶我去哪裡?」

雖然這樣問了,但賽希利安其實連這裡是哪裡都不曉得。

自己來自哪裡?來到這裡的原因?遍尋了腦中每個角落,最終還是找不到答案。

當意識到自己正在「看」和「聽」時,就已經是現在這個情況了。還隱約能理解到,自己不屬於此處。原本不該存在在這裡的,卻不知出了什麼問題,來到這個任何方向都沒有概念的地方。

「……火之祭祀場。」

那個人回答道。說出了一個賽希利安聽了還是不明白的地名。

「在羅德蘭北方的斷崖邊……」

即使這樣說明了,也不可能弄懂。那個人還在繼續說:

わっち想找個一起巡禮的人…你要來嗎……」

說完,就向賽希利安伸出手。

盯著那隻伸到眼前的手,骨節分明,還有著明顯的厚繭,是隻戰士的手。最重要的是,那人這麼一伸手,賽希利安才從視野的角度間接發現自己原來是坐在地上的。

「老實說還真是心動啊……」

「你要來嗎?途中還會經過伊扎里斯廢都,可以在那裡幫你補給裝備……」

「很抱歉,你說的地方我一個都不認識……怎麼說呢?要去陌生的地方,任何人都會感到擔憂吧?……呃啊啊啊,但我現在就是在陌生的地方了啊……」

那人沒理會賽希利安不小心說出口的內心鬥爭,背起一包像是行李的包袱,連語氣都沒有變化地說:「不用擔心,有わっち在喔……」

為什麼有妳在就不用擔心啊?心裡明明這樣吐槽,但是身體宛如有自己的想法一樣,已經伸出手去握住對方的。

「好,我跟妳去。」咦?

聽到回答後,那人從鼻間輕輕哼出肯定的狀聲詞,轉身走到地上另一個包袱前,從裡頭掏摸出一把短劍扔過來,看著賽希利安接住,才說道:

「拿著吧……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強……」

「所以這是路上會有危險的意思了?」賽希利安把玩剛剛拿到手的武器,讓手腕以各個方向試著舞弄一番,發現還挺順手後,帶著滿意的表情站起身,向那人走近。

「我會保護妳的。」

記憶還是沒有恢復,但是他本能感到自己對打鬥這類事情應該是頗熟悉的。而且不知為什麼,當認知到對方可能是女性時,就覺得自己應當要是保護者的身份才對。

拿到防身的武器,同時有了旅伴與目的地,某種只存在於想像中的墜落終於踩到了底一般,自清醒以來,從未有過的踏實感讓賽希利安不自覺露出有信心的笑容,卻在此時輕快的腳步突然一滑,緊接著就是重心迅速向後失速、天空滑進視野!……

這感覺像是踩到香蕉皮…不,眼角的餘光確定了,真的是香蕉皮。

「啊、為何、」

為何這裡會有香蕉皮啊啊啊啊啊!

在空中胡亂揮舞的手被人穩穩地一把拉住。

那人雖然只是不發一語地看著在千鈞一髮之際總算站穩了的賽希利安,賽希利安卻窘迫到想要找個洞把自己整個人給藏起來。

為什麼每次都在有意要展現魄力時就會出這種完全無法掩飾的糗!而且還是跌倒!到底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既視感啊?難道失憶前的自己就是天生平衡感很不好的傢伙嗎!

「嗯哼哼…聽說過你很天然……果然名符其實……」

這是什麼意思?顧不上自尊還是可憐兮兮傷痕累累的狀態,賽希利安驚訝地抬起頭。

「妳之前認識我?那妳知道我是誰,為什麼會在……耶耶?妳怎麼自己先走了?!等等我啊!」

兩人一直趕路直到天黑,賽希利安連路上的風景都無暇去關注,滿心只想著如何跟那人問出自己的來歷,但現在無論賽希利安如何再找話題開口,那人都不再透露半點跟賽希利安身份有關的事情。

「嗯嗯…休息……」

在找好的地方生好篝火後,那人道。

「……」

在賽希利安腦中那根據不明的認知中,夜宿野外時就算有火光傍身也不是萬全的。他無語地看著那人攏過斗篷後就很乾脆地在篝火旁躺下的動作,沒有任何掙扎地決定由自己負責守夜。

「睡吧…篝火是很安全的……」

說完,也沒確認旅伴的下一步動作,就翻過身背對篝火。那獨特的語調提醒著:「到祭祀場還有一段路,可別還沒到就先變成活屍了……」

「……」

沒有考慮太久,賽希利安就決定照那人說的做。自己到底是相信她什麼呢?這種跟冒險沒兩樣的刺激感,讓他矛盾地同時感到懷念與新奇。

 

=============================

賽希對姊上屬性的角色天生沒有抵抗力XDDDDD
  

[朵菈伺服器]巡音、賽希利安

創作者介紹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