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活動】

「我真不明白。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你呢?」

黑色披風的軍師對著來到面前的主上劈頭就說道。

我才是不明白!意外的打擊揉轉成鈍硬的疼痛梗塞在賽希利安胸口。他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怎麼還沒吶喊狂吼?

眼前熟悉的臉孔說出這樣的話,這真是令人難以承受的場景,就算只是作夢也太過分了。因為這個問題——在看到軍師眼下佈滿陰影、口中吐出輕輕嘆息,甚至沒有半分遲疑地將自身當作戰場上的誘餌,只為求一勝……每每在這些時候,賽希利安都會在心中向未知的存在訊問這個問題:賽凡提斯為什麼要選擇我?

猛然地搖了幾下頭,並不是下意識想拒絕這個現實,而是要讓自己更清醒點。今天惹出這一切事端的元兇就在一旁。

「夏殿下上洛下特居士,你對賽凡提斯做了什麼?!」

這卑賤的妖族居然不照劇本台詞來!巫妖堪堪忍住喊卡的衝動,因為賽凡提斯已經繼續說下去了。

「你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不是我選擇的主上……」

「賽凡提斯、你……」

啊啊,他知道的。說到底,那個男人的私生子沒有十個也有半打。有那個老媽是貴族的,從小職業就是優等生的傢伙,別的不說,文才肯定樂勝自己,不需要賽凡提斯連歷史都要從頭教起;還有一個專跟舊貴族做生意的瓷器商人,如果讓他當城主,至少跟人談判時絕對不會像自己這樣,不成戰力就算了還總在扯後腿………

巫妖那不受歲月侵蝕的溫醇聲音在此時幽幽流洩而出:

「影之都,我不是說過了?這裡的詛咒,可以引出人心的黑暗……使中咒者沉淪在絕望與黑暗中——」

絕望是有多絕望?黑暗是有多黑暗?你表達能力非常貧乏。

「……看看你們這可悲的模樣,你這麼努力地來救他、」

也還好,你這次帶來的兵超少的。

「……而他心裡,對你真正的想法卻是如此……而人的牽絆之心是如此脆弱,呵——」

呵屁啊你。

「你才是在幹甚麼?!OS是要念在心裡的,講那麼大聲怕沒人聽到還ctrl+B!妖族是都沒有常識啊?!難怪這個人類對你失望透頂!」

「……或許吧。」賽希利安不禁自嘲地苦笑一下,「賽凡提斯是這麼有能力的人,如果一開始選擇的不是我,應該能更快達到他的理想吧。」

「這樣安慰自己有用嗎?!」

劇本模式再次開啟,奇蹟似的,竟然沒有完全崩壞,巫妖也顫抖著冷靜下來。

「後後後、後悔了吧?看到你所珍視之人真正的想法。愚蠢的人類妖族,這就是你不願追隨我的代價,呵哈哈哈哈哈——」

「……這台詞好幼稚,我不想回應,我有權保持沉默。」

「你!」

夏洛特簡直就要哭出來了!這個人到底在幹嘛!為什麼要一直針對他?就不能照著劇本好好演完這場,活動結束大家收工回家嗎?他還有好幾場要趕耶!眼睛都已經被前面幾場閃到睜不開了!嗚嗚……傑菲爾哥哥,夏洛特不喜歡這樣……

賽希利安也不喜歡這樣,他沒有預期會看到巫妖王在自己眼前抽抽搭搭的樣子,所以精神受到驚嚇與摧殘,差點要把靈魂賣給璐西法。(咦?選錯字了?)

穿著黑色披風的天使在這劇本絕望的一刻降臨,那獨特地,帶著春天溪水般清冽感的聲音飽含情感,帶給眾人希望。

「這是你真實的想法嗎?主上,為什麼不能再多信任我一點呢?總是將自己陷入麻煩之中,你根本沒有顧慮到我的感受……一直招惹這些不知所謂的可疑人士,就像……」

未明的話尾拖曳著克瓦希爾的主從目光兩雙,一致飄到臉上還有淚痕的某人方向集合。

一陣令人很難過的沉默。

「你們兩個看我幹嘛!還沒輪到我說台詞啊!」

「我不想說那句啊!很明顯賽凡提斯就是恢復了嘛!幹嘛還要多那一句!」

「我也是這麼覺得。這裡應該直接看向那位『可疑人士』比較通順。」

「不可能!怎麼可能有人能掙脫我的精神控制!人類,你說的可疑之人是我嗎?太過分了!……嗚嗚嗚……傑菲爾哥哥……」

「不對啊,前任人皇的名字提早出現了啦……」

巫妖王可憐兮兮地吸了幾下鼻子,自暴自棄地怒喊:「劇本都亂七八糟了啦你很得意對吧?人類妖族,你觸怒我了!嗚!這才是我真正的精神控制術,接招吧!嗚喵——汪!

「我認輸。」賽希利安冷硬地回道,「我不想跟你打,尤其不想接這招。」

「這個人類你不要了?」

「……什麼!什麼!先等等啊!夏洛特,你的目的還沒說清楚啊,你到底想做什麼……隨便啦!王八蛋!把賽凡提斯給我還來!」

 

 

 

======================================

節日嘛!輕鬆就好!就到這裡就好XDDDD

=======================================

 

 

我真不明白。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你呢?

你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不是我選擇的主上……

整晚的夢境他都不斷在步行,在無邊無際的城鎮、沙漠、荒野、樹海。那些似曾相識的景象,也許在現實中的某個片段經歷過的景象,微妙地混在一起,共通點就是渺渺廣廣中只有他一人,沒有目的,也不需要歇息,彷彿能走到一切結束之刻。

看起來並不是那麼遠的地平線,不停的跨越後還是等待跨越,喉嚨乾渴了,鞋底燒焦了,皮膚龜裂了,視線搖晃了,無所謂了。

——為什麼我還要前進?

——我並不期待什麼。

——既然如此。

他索性坐了下來。如果停步的話會發生很糟糕的事?但搞不好也能錯過那些很不願意面對的事情。反正就這樣就行了,只要不來影響他,他不關心那些。

他攤開自己的手掌,上面躺著一塊黑布。

唉,原來在這裡。

 

巫妖掉了旅行箱,團長把它撿回來。開箱有喜,裡頭有鮮花無素果,添了牛奶的巧克力不知道能給誰吃,還有詭異的限量版香水一瓶。

鮮花直接在議政廳裡變成乾燥花。

巧克力,連同之前拿到的一起寄回淀町,讓撫孤所的孩童處理掉。

香水實用多了,分裝放到城鎮中心跟訓練所的廁所裡。

……在夢中他抱緊那個人哭喊過威脅過哀告過懇求過。可以從來不懂尊嚴是什麼理想是什麼,考量東不用、考量西何必。人生這麼倉促,一眨眼什麼都沒留下,但還是只要他留下來。

醒來後他只是閉緊嘴巴什麼也不說,好像從沒發生什麼劫持事件。

影之都真的是個好地方。知道那裡的秘密還會想去的都是腦袋進水的優秀人才,不可多得。巫妖王跟他那個命裡楣星高掛的兄長,不曉得是誰邀誰一起去的?

是誰想試探誰?

所有寧靜美麗,映照世間一切美好的湖泊,深處都一定會有三樣東西:爛泥巴、爛泥巴,還有爛泥巴。

咬深嚼爛要將他人的心問到底,與特地去把湖水攪混的舉動沒有差別,越美麗的湖水就包含了越多不美麗的東西。或者不必太文藝,用伊迪倫的說法,歐派是白的,越大的歐派夾出來的那溝陰影越深。

所以夏洛特跟他哥那檔破事,絕對是他倆活該!早就不該去,去了看到什麼也都不該當回事。

試探的源頭是懷疑,懷疑的源頭是不安。所以說他現在拉鋸的對手絕對不會是賽凡提斯,唯一的敵人永遠只有他自己。

能相信一個人,或者俗爛點,能愛一個人多深,都看自己的勇氣有多大。

除此之外別無一物。

創作者介紹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三月
  • 傲嬌夏,你還是回去找你的傑菲爾哥哥好了,七夕你卻跑出去玩他好寂寞──呃噗!〈被打飛

  • 活動劇情走到哪都有這一隻。搞到後來每次看到他都很想叫他哥來把他領回去XDDDD
    "夏洛特你哥喊你回家吃晚餐,今天情人節他有準備好料的啊!"
    (如此崩潰XDDDDD)

    三更子規 於 2012/08/24 17: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