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凡提斯生日賀文

「賽凡提斯他有跟你提到這個月11號他有什麼安排嗎?」

「不、那個…城主大人,城政總管他什麼都沒說過。」

你不用這樣瞪著我啊!我眼睛沒有比你紅,也沒有必要騙你!說到底,作為一個小小文書管間小小資料室(但是是軍師專用)的我,到底有什麼理由非得知道你們這些大人物的行程不可?你們也不會跟我講吧?!

「…不一定是很明確地說過,」年紀很輕,甚至比我要小的城主有些欲言又止,像是在考慮著要怎麼表達,「就是…可能談話間會露出一些好像最近跟人有約、好像要去哪裡啦…之類的跡象呢?」

「城主大人容禀:沒有、完全沒有!」我強調而簡潔地再次重複一樣的答案。

在這間小資料室裡,我只會在勤務時間見到城政總管(因為我的工作沒什麼加班的可能性),而勤務時間的城政總管,就我所知,絕對不會說半句閒聊的話。

……從城政總管剛來到克瓦希爾的時候就是這樣了,那時候的城政總管還不是城政總管,也不是士兵會對他稱呼的軍師,就只是「賽凡提斯先生」而已,一個長得會讓女孩子多看幾眼,開口卻偶爾會說出讓人不禁要退避三舍的冷硬話語,當然,他倒也不是那麼常開口,做的事卻都是他人的數倍多。

看起來就是個有故事的人,還這麼年輕的人類啊,不是嗎?卻孤身一人在異地,對此好奇的女孩子不少,就我自己也曾經在對著書架發呆的日子裡花了些時間推想過。

「唔…沒有就好。你要記住,如果發現賽凡提斯最近跟人有約,你一定要立刻來向我報告!還有,妳自己也……算了,應該不會吧?」

感謝您還知道我們的大忙人城政總管跟個小文書也沒什麼約能約。到底在搞什麼啊?!

還有誰還沒問到……城主大人一邊喃喃念著,轉過身要走——莫名其妙。

「喔,對了、」

「噫!」

幹嘛突然又回頭!

城主的表情看來就是對我異樣的驚叫有什麼意見,但是琢磨了下後他開口說出的是另一件事。

「問妳一件事,給我一點建議。」

「?」

「我有一個朋友,呃…嗯,他有一個剛認識的朋友,但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兩個人相處的時間還蠻長的。最近我朋友的朋友他生日,我朋友想請他吃頓飯,可有些細節他很傷腦筋。」

「請吃飯很好啊,要我推薦給您幾間好吃的餐館嗎?」

「不是推薦給我,是給我朋友。」他立刻糾正道。

城主一定不曉得他現在臉上的表情是怎樣,而我也只能再重複一次,我們城主真的是個「年輕人」。

「…這麼說來,妳也覺得上餐廳吃比較好?」

「咦?」

「那個…其實我朋友他平日請他朋友吃飯都是自己家裡煮,因為他覺得親手做出的料理更有心意……啊這個隨便啦!怎麼講,工作上,我那朋友算是上司,不用說,薪水也比較高。有人跟他講,如果連生日請客都自己煮,也許會被覺得……小氣嗎?」

他一定是被自己說出的話給刺傷了,那眼神…怪委屈可憐的。到底是哪個多事的傢伙提醒他的?真是幹得好啊。

「嗯……我可以先問一下嗎?為什麼這個問題要來問我呢?城主大人?」

「娜格…那個,有人跟我說過,女孩子的心思通常比較細膩,而我現在需要一個『正常』的女孩子的意見。」

不知為何,米莎烏小姐板起臉孔來訓人,以及蕾伊菈小姐總是不知道在得意什麼的笑容飄過我腦海。

「喔……」

我稍微想了一下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其實,我覺得總…您那位朋友的友人,只要有人幫他慶祝就會很開心了,上哪吃飯應該不是問題。」

「這建議根本沒有解決到我的、我的朋—友—的問題。」

城主大人「嘖」了聲,深深鎖起眉頭。

「他有可能只是礙於是上司邀約所以不敢表達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而已。」

「………」

永遠不要花精神去搞清楚你的老闆到底在想什麼,因為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什麼鬼東西,譬如新城希瓦斯克雷特的城門要用幾根釘裝飾都能討論上大半月!

「好吧,那我們這樣想好了。既然是要慶祝特別的日子,當然就要做特別一點的事,平常都在家自己煮,那麼生日宴就到餐廳吃!」我用自信的語調作結。

很好,解決!

然而城主還是露出一臉困擾,「可是,去賽奎德那陣子在外面吃了更多次……」

這孩子!

「拜託!城主大人,那是出差在外怎麼算數啊!而且依照城政總管的個性,為了節省公費,他一定不會選擇那些氣氛好、高價位的餐館的好嗎?!……呃……我的意思是……您的朋友的朋友料想應該是個勤懇樸實的人!……當然囉,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畢竟我不認識您那位朋友的朋友的朋……!」

我…我快崩潰了orz

好容易城主大人總算放過我了,一邊發著像農務官那種奇怪的不太像笑聲的笑聲,一邊遠去。

拿人薪水辦事就是這麼一件難為的事。

 

「我記得……只是,這很重要嗎?」

「嗯?」

聽到城政總管辦公室裡的說話聲,我腳步立停。

昨天是本月10日,城鎮中心各部門與軍隊上上下下的人事費用都已發畢,相關職員卻還要為了一些後續的資料整理、錯發更正忙碌了一整天,每個人都呈現一種像是絕食很久的夜族的模樣,口中還吐出夾帶鬼火的句子:「最討厭發薪日了……」這樣應該天打雷劈的話。

於是我,不知道加班是什麼的我,為了稍微平衡這個世間的公平正義,決定自發性延後一些些下班時間,幫忙跑腿把檔案送到總管辦公室來。

我停在門外走道上,半掩的門扉流洩出一個有長長雙角人影的角度,開門的人大概準備待會就走。

「這是你的生日,當然很重要了!」是城主的聲音。

「………」

呵呵,果然啊。

「年輕人」沒有聽出那句反問裡的壞心眼,急切而有點結巴地想說服對方。

「反正、反正位子跟菜餚訂都訂了,只剩半小時還退位會讓人家困擾的!……總之,動作快點啦!你這工作狂是怎樣?不會生日也想加班吧?」

然後,屬於城主以外另一個人的聲音有點模糊地說了些話,我聽不太清楚。

又是城主的聲音,因為緊張而來的大嗓門:「不是,不關餐廳的事!……(深呼吸的聲音)總之、賽凡提斯,生日快樂!」

另一個清冽的聲音竟然在輕輕笑著!真難得!

我想,聽到這就夠了。這些文件,都是已經處理完的事項要給城政總管稽核而已,明天處理也行——如果總管堅持要今天處理,克瓦希爾怕是要出現「暴君」了。於是,抱著檔案,用點力躡腳尖,我悄悄走回來時路。

——賽凡提斯生日賀文.完

創作者介紹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