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劍術課程結束後,小騎士們三三兩兩地走在回房間的路上。

 

「珍萼,你還好吧?」

 

暴風小騎士修伊斯一臉擔憂地湊了上來,珍萼回以一臉疑惑地望過去,用眼神表示自己等著下文。被這神情當面一照的修伊斯反而愣了一下,珍萼外表本就像個小女孩,尤其現在雙眼寫滿無辜(是疑問),看上去更可愛了。當然「家學淵源」的修伊斯不可能光這樣就被迷得愣住,全然是因為生氣與不生氣時的珍萼實在反差太大。

 

「今天聖殿不是來了個審判騎士的候補人選嗎?聽說年紀還比我們大,剛好是最佳年齡。」

未來的暴風騎士,看來已經在逐步掌握八卦的精髓了,可喜可賀。雖然打聽到的消息限於資源與經驗,還不夠詳實。

 

「什麼候補人選?不要亂傳好不好!那傢伙根本連報名都沒有!」

老師不在場,未來的審判騎士兩三下就破功。

 

「咦?可是人都在聖殿住下了…」

 

「你說什麼?!…」

 

「喔喔!好啊——」

 

對話被傳來的吆喝聲打斷。

 

「魔獄騎士長這招好啊!」

 

「上啊!幹嘛躲!至少回擊一招怎樣?」

 

步伐正好來到廣場,廣場中央是一群聖騎士圍觀著,幾乎每天下午都有的,魔獄騎士會在廣場陪大家比練,不過不知是不是就像早上那守衛說的,很多聖騎士都被派出去了,所以比起幾天前圍觀的人少了許多。

 

小騎士們不約而同把視線轉過去,正好看見有些距離外的階梯上柱子旁就坐著剛剛談論的人。

 

那名叫做維尼特的小騎士,身上還是那套塵沙罩身的輕甲與披風,他面向廣場的中央,但珍萼懷疑他是否有在看比劍,因為人群把那個方向的視野都圍住了,憑一個小孩就是站著也看不到什麼,更何況他只是坐著。

 

看他一副隨意攤坐又放空的模樣,好像聖殿已經是自家地盤,心中不由一股火,腳步拔起就是氣沖沖地要過去,一旁的修伊斯看不對勁要攔也全不理,但只走了三步就見那個叫麥菲斯的老頭也正走近柱子,厭惡心態之下,珍萼本能地停了下來,讓暴風小騎士鬆了好大一口氣。

 

而接下來看見的景象讓珍萼大感新鮮——那個小騎士似乎對著老頭說了什麼話——現在想來早上那件事情時他從頭到尾都沒開過口。眉頭還微微皺著,似乎有些不高興,珍萼發現原來表情對人這麼重要,一有了表情,整個人都鮮活了起來。

 

這個距離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麥菲斯還是一臉自來的熱絡,好像在哄孩子似的陪笑,不時指向廣場中央的人群,小騎士就只是不斷搖頭,到後來麥菲斯甚至出手硬把小騎士拉了起來,一把推向前,但小騎士站穩後卻沒再繼續向前,只是轉過頭淡淡地凝視他的監護人,不發一語。

 

就這樣過了好些時候,一直到大人臉上的笑容都僵了,只能無奈地說了幾句話,邊搖頭邊離開後,才又自己默默地坐回原位。

 

「真有意思。」寒冰小騎士下結論道。

 

「哇!…你什麼時候過來的?」珍萼跟修伊斯都嚇了一跳。

 

「我老師給我做了一些點心,你們要不要一點?」未來的寒冰小騎士梅萊,晃了晃手上的點心袋,「那個人是誰啊?看你們一直看他。」

 

「聽說是候補的審判小騎士。」

 

「就跟你說過了!他才不是!」

 

「去打個招呼問清楚不就好了?」說完,拎著點心袋就領頭先走了過去。

 

「………」

 

你這樣好嗎?全大陸都知道寒冰騎士冷若冰霜,不善交際(擅長用眼神交流)耶。

 

珍萼與修伊斯對看了一眼,也跟了上去,三人就這樣結伴走到那個小騎士面前。

 

比早上時的情況真是好很多,小騎士一察覺頭上落下陰影,立刻就抬臉看向他們。

 

梅萊率先開口:「下午好,我是…」

 

話才開了頭,卻冷不防被旁邊的審判小騎士擠開打斷。

 

珍萼很有氣勢地站到對方的正前方: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小騎士眨了眨眼睛,慢慢起身站好走下台階,又慢慢地行了一個禮,然後才像念台詞般地回答:「征伐軍開拔前,屬下等都會在聖殿待命。」

 

你看吧!珍萼對著修伊斯得意地挑眉,又再問:「那你不去幫忙準備,還在這裡發呆?」

 

「教皇陛下說沒有屬下能幫忙的事,太陽騎士長說可以到廣場看人比劍。」

 

「嗯——」珍萼眉頭皺得死緊,好似還要再找出麻煩來。

 

「誤會解開就好。」梅萊沉穩地打了圓場,「你叫什麼名字?啊,這位是審判小騎士,我是寒冰小騎士,還有這位是暴風小騎士。」

 

「屬下是見習騎士維尼特,來自邱拉神殿。」

 

「維尼特啊…你喜歡吃甜點嗎?」

 

「喂!你幹嘛對他這麼好啊!…」

 

「啊,是烈火騎士長…」修伊斯突然指著前面的走廊說道。

 

「嗯?…」其他人跟著將視線轉過去,果然看到烈火騎士正從走廊朝這個方向走近…不知為何倏地步行的動作變成狂奔,表情還非常緊張!

 

烈火大吼:「修伊斯小心!」

 

「咦?…」

 

「幹什麼…呃!」

 

面向廣場的維尼特突然發難,先把珍萼撞倒,然後一把將修伊斯拉往旁邊!

 

間不容髮的下一瞬間,天外噴來一把劍穿過修伊斯與珍萼讓開的空間,繼續射向趕過來的烈火騎士面前!…最後被烈火騎士身上的鬥氣給擋了下來,墜在地上連連響出鏘啷鏘啷好幾聲。

 

整個廣場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廣場中央眾人狀態顯示為下巴掉到地上,幾個人跌坐在地上剛好讓開個口子可以看到在中間比劍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上場的,太陽騎士長與他的學生,太陽小騎士艾洛。

 

艾洛手上的劍還在,一臉不可置信與驚恐;而太陽騎士手上則空空如也,頭上還多了一噸一點也不燦爛的黑線……

 

於是地上這把「兇器」從哪來的,眾人都能莫名地瞭解。

 

「好、好強烈的既視感啊…太陽…」烈火的嘴角一抽一抽。

 

艾洛率先丟下劍跑了過來,著急地檢查修伊斯上上下下有沒有受傷,又轉頭過去要拉珍萼起來,卻見已有人先靠過去了。

 

維尼特朝珍萼伸出因為旅行所以纏滿布條的手,卻被珍萼一掌拍開,「我會自己起來!」

 

剛剛沒有防備突然摔那一下真的很疼,珍萼痛到眼眶都有點溼潤,明知道自己是得救了,卻還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氣。因為老師再三教訓他不可對十二聖騎士尤其是幫他取名的太陽騎士長無禮,所以雖然他很想倒也不敢朝肇事的太陽騎士長怒吼,可眼下他真的嚇得不輕又痛得很火,再看到那個同樣讓人不爽的傢伙竟然敢伸出髒兮兮的手想要碰他,打下去剛好而已!

 

正想再罵出什麼,一抬頭就見維尼特似乎很受打擊,黯下雙眼,也不多說什麼就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三更子規 的頭像
三更子規

問松三徑-將蕪居

三更子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